校友Alumni

首页/校友

冯俊

2017-09-04

  思想的力量教育的先锋

  ——访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冯俊

  冯俊简历

  冯俊,1958年生,湖北省英山县人。1978年2月至1981年12月在武汉水利电力学院社科系马列理论师资班学习,获学士学位。1982年1月至1984年12月在武汉大学哲学系读硕士研究生,获哲学硕士学位。1985年2月至1987年12月在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读博士研究生,获哲学博士学位。毕业后留校任教,1990年12月起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1995年6月起任教授,1996年12月起担任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交流处(外事处)处长兼港澳台办公室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兼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院长,现任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主要研究领域为西方哲学,特别是法国哲学和英国哲学,已出版学术专著10余种,主持和承担国家级和省部级科研课题10余项,获省部级优秀科研成果奖和优秀论文奖一、二、三等奖20余项,在世界上3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过学术交流和访问。

  “一个时代不能没有哲学,不能没有哲学家,一个没有理论思维的时代和一个没有理论思维的民族是可悲的,是荒芜的;一种哲学和一个哲学家也不能离开他的时代、他的民族,离开了时代和民族的哲学和哲学家是空洞的、没有生命力的。一个时代能够产生哲学家是这个时代的幸运,一个哲学家能遇上一个好时代那是他的福气。”

  这是冯俊在他所主编的《哲学家·2008》一书序言中写下的话,也是他作为一个哲学研究者内心深处对于哲学三十余年的思考与理解。时代给予了冯俊打开哲学世界的钥匙,给予了他用哲学滋养生命、探求灵魂的契机,而与此同时,冯俊也用他的智慧与毅力不断思考着这个时代,并为着引领这个时代朝向充满无限可能的未来而努力。

  爱智慧的人:哲学之路

  “哲学”一词在寻常人的眼里总是与艰涩和深奥联系在一起的,然而在冯俊的眼中,却是令人向往、使人迷醉、值得终其一生去探索的本来意义;“哲学”这一概念在这个充斥着物质欲望的时代正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然而在冯俊的生命里,却是最具价值、最富魅力、值得整个社会共同寻找的精神根源。

  回忆起曾经的求学经历,冯俊的心里充满了对于那段时光的怀念。1977年,积累了多年农村基层工作经验的冯俊迎来了国家恢复高考制度的时机,在高校招生体系尚未健全的情况下,他进入了武汉水利电力学院马列理论师资班学习。经历了两年的基础课程学习后,冯俊在哲学、经济学、自然辩证法和中共党史四个专业方向中毅然选择了哲学方向,从此开始了自己的哲学研究之路。

  四年大学本科毕业后,冯俊考到武汉大学哲学系,师从陈修斋、杨祖陶两位老师攻读西方哲学方向的研究生。后来机缘巧合,武汉水利电力学院并入了武汉大学,对于这一点冯俊曾笑称:“武大近山,位于珞珈山上;武水近水,位于东湖之滨。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武大与武水的合并,是仁者和智者的结合。”

  从武汉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对于哲学世界充满热情的冯俊决定继续自己的哲学研究的道路,因此他选择进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西方哲学专业,并跟随当时世界知名的学者庞景仁先生攻读博士研究生。导师的悉心培养指引着冯俊研究领域的深入与思想维度的开拓,在庞景仁先生不幸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后,冯俊又师从王玖兴和苗力田两位名师。导师们的人格与智慧时刻深深感染着冯俊,而踏实认真的态度与善于思考的品质使得冯俊受到了导师们的青睐,也使得他在这段宝贵的求学经历中为自己未来的学术研究、事业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87年12月博士研究生毕业后,冯俊留在中国人民大学任教,这一留便是20多年。

  “选择哲学研究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为追求真理而坚持不懈的精神。”这是冯俊对于自己从事哲学研究与教学的定义,也是支撑着他数十年如一日的学术研究的精神根基。从博士论文选择研究法国哲学家、欧洲近现代哲学的创始人笛卡尔的哲学开始,冯俊系统全面地开启了自身对于法国近现代哲学的研究,并由此深入到西方哲学的各个方面。

  20余年间,无论是承担着繁重的教学任务,还是忙碌于责任重大的行政工作,冯俊始终在学术领域勤奋耕耘。《开启理性之门——笛卡尔哲学研究》、《法国近代哲学》、《当代法国伦理思想概论》、《后现代主义哲学讲演录》等十余种专著的相继出版见证着他哲学研究的成果。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对于一种信念与价值的永不放弃的坚持与追求是冯俊从事哲学研究的标签,也是他人生事业发展过程中的品质与光芒所在。

  大学的探索:走向世界

  1996年对于冯俊来说是面临机遇与转折的一年,刚刚聘任教授满一年的他,经过校领导的多次谈话终于同意出任国际交流处处长,并开始了他此后十年间对中国人民大学提升国际性工作的探索与实践。

  1994年4月至1995年4月,是冯俊在英国牛津大学作高级访问学者的一年,在这一年中冯俊旁听了牛津大学的20余门课程,不仅了解到西方人是如何教授西方哲学的,还关注着西方学生的思维方式与关注的问题。这一段宝贵而特殊的访学经历对于冯俊个人来说无疑是意义重大并且影响深远的,它让冯俊对于大学的国际性有了崭新的认识和更深入的思考,因此在接手负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交流工作后,结合自己的亲身体会形成了对于国际性独特的理解。

  在一次题为《大学的永恒精神》的演讲中,冯俊把普遍性、国际性、学术自由、大学自治和社会服务看做大学永恒的精神或共同的本质,而其中大学教育的国际化问题尤为重要。冯俊认为,离开了国际合作与交流,高等教育的发展和创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他强调“强强合作”和中外合作办学,提出了要增强专业设置、教学内容和教学手段的国际性,增强科学研究和学术规范的国际性,增强师资队伍的国际性,增强学生群体的国际性,增强学校管理机构的国际性,增强教育法规建设的国际性。

  在此思想指导下,冯俊将精力投入到了学校国际性的提升中。经过近十年的努力,100多个国际合作协议先后签订,中国人民大学与国际院校的校际协议从原有的20多个增加到他移交工作时的120多个。对于这一切的努力成果,冯俊只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概括:“应该让世界了解人大。”

  在提升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性的过程中,冯俊认识到,要推进学校的国际性,首先自身就应该具有国际性。在这一理念的指引下,冯俊首先从自身做起,注重国际学术交流和实践,在国外期刊上发表外文论文十余篇,并用英文和法文在多个国家发表演讲,向世界介绍中国的高等教育情况,介绍人民大学对外交流的情况以及人民大学的办学理念。十余年间,冯俊的足迹遍布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将自己的国外经历经过思考内化为对学术研究和行政工作的推动力,为着中国人民大学提升国际性工作朝向更加广阔的平台迈进而积极实践。

  2005年,冯俊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国际交流工作依旧是他分管工作的重点所在。如今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中国人民大学依然走在全面提升国际性的道路上,并逐步形成自身国际化发展的新体系,培养能够自由往来于东西方两个文化平台上的国民表率、社会栋梁,明确成为学校办学的目标。

  干部教育的新模式:在探索中前进

  党的十六大以后,中国逐步构建起更为完备的干部教育体系,而其中浦东干部学院作为中国干部教育“一校五院”中的重要一员,在国家干部教育工作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2008年经中组部任命,冯俊告别了学习、工作24年的人民大学,正式担任浦东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这对他来说既是一个全新的机遇,也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结合自身的基层工作经验与在高校近二十年的教育工作经验,冯俊于2008年第23期《人民论坛》上发表了专题文章——《转型社会挑战干部教育改革创新》。他在文中提出,当今世界和当代中国社会正发生着深刻的历史变化,这一大的社会背景对提高领导干部的素质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努力做到党的事业需要什么就培训什么,干部成长缺少什么就培训什么,是当代干部教育理念转型的方向所在。在加强信念教育和忠诚教育的同时,要把提高执政能力作为教育培训的重点。

  同时,冯俊吸收在人民大学的工作经验,认为干部教育不仅要让干部充分了解中国的环境,还要增强干部教育的国际性和开放性。要按照“引进来、走出去”的思路,加大国际师资引进力度,加大国际性课程的分量,加强国际性课程的互动性。同时也要开放双向的互动,要通过扩大国际学员的培训把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改革开放30年的成就和经验传播出去。

  冯俊还认为,培训内容的创新,是干部教育培训改革创新的重要方面。要围绕干部最想学到的知识、最想解决的问题,不断完善教学布局,创新课程体系,充实培训内容,增强培训的时代性和实践性,切实避免理论与实际相脱节的现象。干部培训还要不断增强教学的吸引力、感染力和实效性,应顺应干部的培训需要和国内外干部教育的发展趋势,大力推进培训方式和手段创新,不断增强教学的吸引力、感染力和实效性。

  目前,浦东干部学院所倡导的“浦东模式”正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也逐渐成为了新时期中国干部教育的导向性发展模式。当被问及如此繁忙的行政工作是否影响了自身学术的发展,冯俊笑着说:“行政工作确实占用了很多做学术的时间,但是做一个工作就要切切实实地投入进去。近年来我主持编写了干部培训教材三十余本,现在正在组织编写面向国外的中英对照版十册装干部培训教材,这些就是我当下的学术研究。”作为一个学者型的领导干部,冯俊希望将自己的哲学思考与对教育的理解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创造出自己对于教育与培训的新理解,在实践中不断推动中国高等教育与干部培训的新发展。

  共同的精神传承:与人大人共勉

  冯俊的家庭是由三代人大人组成的,岳父岳母以及自己的儿子都在人民大学度过了人生中最为美好的时光。而在人民大学学习、工作的24年也是冯俊收获最多、积累最多的岁月,正如他自己所说,离开人大的4年时间,自己还依旧是人民大学哲学院的博士生导师,几乎每个月都会回到学校参加学术活动,所以其实自己从未离开过人大。

  “在人大的24年时间对我整个人生的影响都十分深远。”冯俊说,这首先就是人大人所具有的极强的国家意识和社会责任感,人大人都有着一股担当精神,都始终秉持着“立学为民、治学报国”的人大精神,这是从陕北公学时代“救亡图存”精神延续下来的人大传统,是其他任何学校都不具备的。

  作为教育工作者,冯俊认为,人大人是朴实的,他们做事踏实、不张扬,到任何一个工作岗位上都能够很快地进入角色;人大人也是善于思考的,并且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与人合作,他们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这样的人正是国家所需要的“合格的建设者”。此外,人大人注重理论学习,理论功底都十分扎实,学生们都喜欢读元典读原著,理论水平的提高造就了人大人后劲足的特质。人大人还善于理论联系实际,人大的学生经常深入基层实践调研,取得了丰富的成果,“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为国家献言献策,在合作中推动发展”。

  作为一名师长和学长,冯俊希望将自己多年来的感受与经验与人大学子共勉。  “首先,一个人要想有所成就,就要有一种抱负,一种理想,一种志存高远的气魄。这就如同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所谓的‘仰望星空’,只有这样才能够对国家、对社会、对人类作出贡献,在贡献中实现自己的价值。同时,要‘脚踏实地’,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业绩。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不断地完善自身的人格品格,这是我们每个人做成事的保障,我们不仅要从书本中学习,更要向身边的老师和同学们学习,只有这样才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无愧于时代的人。”

  “最使人受益终生的往往是那些平时最看不出来的东西,真正沉淀下来的往往是那些离开后才愈发感受到的潜移默化的精神引导与学风浸染。”在许许多多肩负责任与使命并愿意为之不懈追求的人大人中,冯俊无疑就是其中一员。

(原文刊于2012年9月出版的《人民共和国建设者(第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