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Alumni

首页/校友

张立军

2017-08-21

  真诚做人  专注做事

  ——访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张立军

  张立军简历

  张立军,1968年生,吉林省公主岭市人。中共党员。工商管理硕士。1991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曾任中国青年旅行社总社人事处劳资科科长、公司股改办经理、证券部总经理、总裁助理、董事会秘书、副总裁。现任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裁,中青旅风采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中青旅绿城投资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委员,中央直属机关青年联合会委员,中央国家机关青年联合会委员。

  面前的上市公司总裁,没有东北人常见的高大魁梧,但自我介绍的时候,喜欢说自己是典型的东北人。广袤的白山黑水、独特的风土人情,哺育了张立军东北人所特有的坚毅执著的性情、敢想敢拼的品格与百折不挠的精神。

  从乡村到城市:一次飞跃  烙印终生

  张立军生长于吉林省公主岭市某农场,家中六个孩子,他排行第五。由于子女众多,家境较为困难,他的哥哥姐姐都相继辍学。怀着改变生活的朴素想法,成绩一直十分优异的张立军,在父母的支持和老师的帮助下,一路绿灯考上了省重点中学,并在高考时一举中的,成为中国人民大学工业经济系当年在吉林省招生唯一名额的不二人选。

  怀揣着中国人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张立军独身一人踏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在农村上学,除了家和学校,我没有去过第三个地方。北京的生活对我来说完全是另外一个环境和境界,是人生的一个崭新阶段。”

  来到北京,和所有人一样,张立军第一个愿望就是早点看到雄伟的天安门。然而,正是这件事,为初入京城的张立军上了一堂心理教育课。“我从北京站出来就直奔天安门广场,第一眼看到天安门的感觉却是特别失望,落差很大。影响了我好几天的情绪:北京也不过如此……后来我总算把这件事情想通了:天安门有几百年历史,它本来就是那个样子。问题在于我之前的判断和预期与现实存在差距。想明白这件事情,对于刚刚迈人大学校门的我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对我以后的学习和生活有着重要的影响。人,首先需要摆好心态,不要有不切合实际的期待。这使我在人大读书期间有了一个务实的心态,让我尽快适应大学生活。”

  回首往事,张立军从容淡定:“感觉一路下来,我性格的生成,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要了解你自己,包括你自己本身、你的家庭、你的生活环境,在此基础上确立现实的目标。我当时对自己的要求就是:今天过得比昨天好,明天过得比今天好。”

  人大四载:务实求学  母校情深

  张立军和人民大学有着特别的缘分,妻子毕业于人大哲学系,孩子则在人大附中读书。一家三口的人大情缘,让张立军谈起母校,多了几分亲切与家常,“我们对母校的感情像其他校友一样,很关注,平时她有什么变化我们都会及时地留意。”

  在他的心目中,上世纪80年代的人大校园,宽松的环境、轻松自然的师生情谊、思辨的学术文化思潮,充满了人文情怀。作为班级团支部书记、系里的党支部书记,张立军一边忙于学业,参与社团活动,一边也积极参加实习项目和社会实践。当年,他还带着同学回老家做区域经济发展规划。

  “大学四年对我影响最深的,能够最终沉淀下来的,是文化。人大的文化并不是用‘实事求是’这四个字就能高度概括的,而是一种面对现实、对环境的适应性和应变能力。和其他院校相比,人大学生有自己的优势:一是系统思维能力强,二是适应环境能力强,三是做事不惜力、踏实、肯投入。因此,人大毕业生的社会评价都是比较高的。”

  谈及人大对自己一生的影响,张立军如是说:“从人大走出来后,初步形成一些看问题、为人处世的方法。给我留下的深刻烙印是,‘做人’比‘做工作’重要。我总是告诫自己,尊重人,理解人,不伤害他人。”

  扎根中青旅:机遇偏爱创造机遇的人

  1991年,张立军毕业后就直接到中国青年旅行社工作。谈起这段往事,还有一段趣事,“当时我到团中央报到,组织部的同志问我想到什么单位,有中国青年报社、出版社等选择。我就问,什么地方挣钱多。那个同志就笑了,说这么多大学生里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问的。那就告诉你吧,青旅挣钱多一些。我说,那好,如果征求我个人意见,我就去青旅。”

  “当时都不知道青旅是干什么的,我自己的‘旅游经验’或许顶多就是骑自行车去过十三陵吧。那个年代人们根本不可能有条件去旅游,只是接待入境的、港澳台的客人,但是每个月的确能比其他同学多挣七八十块钱。”

  为何选择“钱多”的青旅,张立军自解心路:“当初毕业分配的时候我印象很深,大家都或多或少有包袱,都希望进大机关、大企业。我之所以考虑哪里挣钱多,其实是从家庭的现实条件出发,多一些收入对我很重要。工作以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开始给家里寄钱,很朴实的想法,没有什么大道理。”

  初人中青旅,张立军被分配到人事劳资科从事最基础的工作,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拎着水壶给老同志们打水,填填养老保险的单子,办办手续,这与他所学的经济管理专业并不对口。但他自有新解:“你在一个岗位,并不意味着你一辈子在这个岗位,可是不管你干什么,对自己都应该有一个基本要求和底线,做什么都要做好。我那个时候的状态是,只要有工作干,我就很高兴,不拣活,不挑活。”

  在很多人看来,机遇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但张立军的观点是“机遇完全是靠自己创造的”。一向有想法的张立军就是在平凡的工作中为自己创造机遇的人。在熟悉基本的人事工作后,他发现青旅的工资制度和企业的先进性有很大的落差,会阻碍企业发展,但没人意识到这个问题。于是,张立军提出尝试打破陈规,搞工资制度改革。改革的效果立竿见影,得到了公司上下的一致认可。“工资制度改革体现了企业管理的民主化,而企业的整体效益则是与企业的分配制度改革密切相关。”抱着这样的想法,从1993年开始,张立军每年都能搞一套自己的分配制度改革。

  正是基于平凡工作的积累沉淀,更大的机遇在等待着他。1997年,中青旅筹备上市,作为公司内部筹建办公室的一员,张立军的专业特长有了用武之地,真正迎来了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机遇,他也成为中青旅上市最大的受益者。公司上市前,张立军还只是一个普通员工,公司挂牌上市以后,第一年他就是证券部总经理,第二年总裁助理,第三年副总裁,第四年董事会秘书、副总裁,第五年董事副总裁,第六年常务副总裁,第九年成为中青旅总裁,完成了个人履历中的“大满贯”。同事们笑称他是“坐着直升机上去的”。

  职业生涯的成功,在张立军看来却颇为简单:“在企业市场化、国际化发展的过程中,我们这一类人能够始终不断地把自己置身于其中,有很强的使命感、责任感,与企业同进退,企业发展了,个人职业生涯也随之发展,这就是结构性机会。”

  四十不惑的人生哲学:善于思索  学习取舍

  与张立军交谈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理论学习的过程。在他的陈述中,经常能够听到很多他自己的思考与总结,新颖奇特、别开生面,充分折射出他睿智的思维与丰富的人生阅历。

  比如,在张立军看来,要成为好领导,得有三个关键词:信念、信心、信任。

  “在市场中做企业是非常需要信念的,那就是‘信则有,不信则无’。作为一名管理者,首先自己要有‘信念’,如果有,最终这件事情不一定能成,如果没有,这件事情肯定不会成。其次要有‘信心’,信心来源于变换角度,要超越常人看不到的角度。信心不是没来头的,而是需要自己去寻找,去发现的。落实到管理者身上,你要看到别人的长处,用人所长。第三个层面是‘信任’,事情做成了是由于信任,事情做不成最终都是由于不信任,信任只有两种状态,一种是100%的信任,一种是一点都不信任,没有中间状态。”

  同样,要成为一名好员工、好职员,也有三个关键词:职业、敬业、专业。

  “‘职业’的最高境界是成为一种习惯,对待工作就像每天要刷牙一样,习惯成自然。‘敬业’的最高状态已经超越了习惯,变成一种嗜好。比如不加班你会感觉缺什么,觉得不舒服,无所适从,潜意识里你就已经把工作作为一种嗜好了。‘专业’其实是一种权威,权威是一种价值的体现,是一种境界,不可能人人都做管理者,都成为领导者,但是你在所从事的领域是专业的,那么你就具备了别人不可替代的权威。”

  作为上市公司总裁,如今张立军在工作中更多担当的是一个整体协调沟通、使企业达到最大限度共识的角色。中青旅已从高速发展阶段进入到成熟阶段,如何使企业管理层、员工始终保持激情四溢的“创业”状态,正是张立军夙夜思考的课题。他和公司管理层提出“二元管理模式”,主张在企业内部再造体系,进行二次革命,提供新的事业发展机会,实现二次创业等等,努力带领中青旅始终保持创新的状态,始终能够引领行业的发展。

  面对步入不惑之年的张立军,也许难以想象,由当年完全不知道旅行社是做什么的毕业生,到如今的中青旅总裁,十几年纷繁多变的世界,这其中,张立军经历了怎样的执著坚持,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但可以相信他和他的事业,正如中青旅之“青”字,代表着青春的希望与朝气,象征着大地的富饶与繁茂,蕴涵着生命的活力与生机。

(原文刊于2012年9月出版的《人民共和国建设者(第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