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Alumni

首页/校友

胡福明

2017-06-13

  伟大历史转折中的重锤响鼓

  ——记江苏省社会科学院院长胡福明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在头版推出了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当时,这篇文章像一颗“重磅炸弹”在思想理论界引起了巨大的震动,成为批判“两个凡是”的檄文,使一场如火如荼的思想解放运动迅速兴起。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作者胡福明,生于1935年7月,1959年9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1962年11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毕业后即在南京大学哲学系任教,从助教、讲师直到副教授、副系主任、党总支副书记。1982年11月至1985年12月,任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1986年1月至1995年6月,任中共江苏省委党校校长,1993年兼任江苏省社会科学院院长。1988年任教授。1984年12月至1994年12月任中共江苏省委常委。1995年2月任江苏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仍兼任江苏省社会科学院院长。

  在“文革”中,胡福明蒙受了灾难。当时,南京大学校长匡亚明被打成“黑帮”后,胡福明也被打成“匡亚明黑帮”一分子,于是被批斗、游街,祸及全家。但是,由于胡福明出身好,本人历史清白,所以“造反派”抓不到什么“把柄”。南京大学恢复招生后,胡福明继续在校任教,并负责全系的教学工作。

  粉碎“四人帮”后不到两个月,《人民日报》在关于南京大学师生员工揭批“四人帮”第一次大会的报道中,就用了上千字的篇幅写到胡福明的发言内容。接着,在江苏省召开的第一次揭批“四人帮”的万人大会上,第一个上台发言的又是胡福明。从1977年12月起,胡福明在《南京大学学报》连续发表多篇文章,批判“四人帮”的谬论和罪行。

  1977年春天,揭批“四人帮”的热潮突然冷却。这引起了胡福明的苦苦思索:原因在哪里?当年2月7日,两报一刊发表的《学好文件抓住纲》社论提出,“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原来,揭批“四人帮”、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突然降温、刹车,根子就在当时中央推行“两个凡是”的方针。当中国即将出现历史性转变的时刻,“两个凡是”的提出在本质上是维护“文革”的理论、路线、方针、政策。当时,胡福明意识到,中国已处于重大历史关头:要么坚持“文革”的理论、路线、政策,中国人民将摆脱不了“左”的磨难;要么改弦更辙,否定“文革”的理论、路线、政策,重新开辟一条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路。作为一名有使命感的共产党员和有责任感的理论工作者的胡福明,敏锐地意识到必须批判“两个凡是”,中国的出路就在否定“两个凡是”,只有否定“两个凡是”,才能真正拨乱反正。

  经过近半年反复思考,到1977年6月初,胡福明下定决心,要拿起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批判武器,批判“两个凡是”。但这是当时中央的方针,哪一家报刊能发表这类文章呢?胡福明想了一个办法,就是“绕弯子”、“找替身”。这个“替身”就是林彪的“顶峰论”、“句句是真理”的唯心主义形而上学谬论。胡福明认为,“两个凡是”与这些谬论在哲学上是一路货色,只是说法不同而已,所以,拿“顶峰论”、“句句是真理”、来作“两个凡是”的“替身”予以批判同样能在思想上拨乱反正。那么,提出什么观点与“两个凡是”针锋相对呢?这又是个难题。胡福明认为,只有在剖析“顶峰论”、“句句是真理”、“两个凡是”的内容本质中寻找。这时,他梳理出两个选择,一是宣传“实践论”,一是宣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又经过了个把月的分析研究、反复比较,到1977年7月初,胡福明终于确定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作基本论点,批判“两个凡是”。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作为基本观点切入,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宣传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论,批判唯心论形而上学。

  当胡福明把文章主题、观点、布局基本确定下来,正要动手收集研究材料、拟定写作提纲时,他的妻子生病住院了。他每天晚上要去陪夜照顾。天气正热,蚊子又多。有时无法入睡,他就在医院走廊上看书,把马克思、列宁、毛泽东著作中有关论述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内容一一摘录下来。经过五、六天的构思,提纲写成了,妻子也出院了。这时已是暑假,他坐下来整理提纲,又花了一周时间,写成初稿。然后,经过3次修改,在1977年9月初他把文章寄给了《光明日报》哲学组的王强华。

  在当时“噤若寒蝉,万马齐喑”的沉闷背景下,胡福明写成的批判“两个凡是”的文章要在报纸上公开发表谈何容易!文章寄出后四个月没有消息,为什么呢?这里固然有一个文章的编审过程,《光明日报》哲学组的同志力求使文章的论述全面准确,不授人以柄;更重要的还在于文章需权威人士“一锤定音”,选择“最佳时机”加以推出。

  直到1978年1月份,胡福明才收到《光明日报》王强华的回信,并附来两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的小样。信中说,这篇文章提的问题比较尖锐,分寸上请仔细掌握一下,文章请尽快处理寄来,争取早日刊用。之后,又经过3个月的往返,文章修改了数次,《光明日报》原本决定于4月2日在哲学版上刊用,但由于报社内部对文章有不同意见,因而迟迟未能发表。然而,历史老人还是不吝机遇。《光明日报》总编易人了:杨西光走马上,壬。胡福明的文章摆到了新任总编杨西光的案头。杨西光看了很高兴,对这篇文章十分赞赏。杨总编认为这篇文章如果放在哲学版发表可惜了,要放到第一版去,作为重要文章发表,发挥更大的作用;但文章还要修改,要加强联系实际的分量,使之更有战斗性。

  当时,胡福明正从南京到北京参加全国哲学会议。趁这个机会,他白天参加哲学讨论会,晚上修改文章。哲学讨论会结束后,杨西光又把胡福明接到《光明日报》招待所住下,继续修改文章。最后在《光明日报》和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的帮助修改下,文章才基本定稿。在此期间,杨西光多次去看望胡福明,跟他交换意见。杨西光告诉胡福明:“这篇文章,要请胡耀邦同志审定。他站得高。他在中共中央党校成立了理论研究室,办了个内部刊物,叫《理论动态》。发表在《理论动态》上的文章,都要经过胡耀邦同志审阅批准。所以,我们这篇文章要交给中共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修改,请胡耀邦同志审阅,先在《理论动态》上发表,《光明日报》随即公开发表。”杨西光提出这篇文章发表在第一版,不以胡福明的名义,而以“本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这样可以加重文章的分量。胡福明同意了这样的做法。由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决定先在《理论动态》上发表,而《理论动态》的文章在发表前照例要送胡耀邦审阅。头一回,胡耀邦在清样上画了一个圈,改了一个字,改了一些标点。这个圈是“圈阅”之意,表示胡耀邦同意发表此文。第二次审阅时,胡耀邦说:“我以为这个稿子可以了。”这就是文章的最后“拍板”。

  1978年5月10日,《理论动态》第六十期刊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第二天,《光明日报》在头版位置推出了此文。在《光明日报》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当天,新华社就转发了这篇文章,第二天即5月12日,《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转载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同一天,由于新华社的转发,全国有7家省市级大报转载了此文。5月13日,转载的省市级大报有16家。

  一石激起千层浪。《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表后,不仅立即得到广大党员和群众的共鸣和支持,而且掀起了一场批判“两个凡是”的理论风暴。

  当时,这篇文章发表后也遭到一些人的激烈反对,有的甚至指责文章是“砍旗子”、“丢刀子”,罗织了几大罪状。这样,文章引起的争论实际上是一场大是大非的争论;是坚持实事求是,拨乱反正,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道路,还是搞“两个凡是”、维护“文革”理论。在这重要的历史关头,1978年6月2日邓小平同志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精辟阐述了毛泽东实事求是的光辉思想,是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政治上、理论上有力的支持。

  胡福明的这篇文章,引发了真理标准大讨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高度评价了真理标准大讨论,重新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决定把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三中全会还提出了改革的任务。胡福明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引起那么大的轰动,主要是在中国历史大转折的前夕,率先冲破了思想理论上的“禁区”,奏响了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序曲”,成为批判“两个凡是”的重锤响鼓。

  胡福明  生于1935年7月,1959年9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1962年11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毕业后在南京大学哲学系任教,担任助教、讲师、副教授、副系主任、党总支副书记。1982年11月至1985年12月,任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1986年1月至1995年6月,任中共江苏省委党校校长。1993年兼任江苏省社会科学院院长。1988年任教授。1984年12月至1994年12月任中共江苏省委常委。1995年2月任江苏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仍兼任江苏省社会科学院院长至今。

(原文刊于1997年10月出版的《人民共和国的建设者(第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