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Alumni

首页/校友

刘放桐

2017-06-12

 “做学问要有全面和科学的态度”

  ——访校友、著名哲学家刘放桐

  2月的上海,隆冬的寒意已悄悄携入了新春的气息。春节前的一天,我们在北郊复旦园内采访了著名的哲学教授刘放桐。刘放桐是以主编《现代西方哲学》一书而闻名的。还是在80年代初我国社会科学理论处在百废待兴的时候,这本全面介绍现代西方哲学的著作脱颖而出,引起了人们的高度重视和赞赏。当我看到这本60万字厚厚的哲学巨著时,以为刘教授一定是位头发斑白、带着老花镜的学究。可当他出现在我面前时却迥然相异:活跃的神态,随意的谈笑,55岁的他全然是副中年教师的模样。一会儿,我们便一见如故,轻松而愉快地交谈起来。

  刘老师是1956年作为第一批,也是唯一一批副博士研究生进入人大学习的。在这之前,他曾就读于湖南大学经济专业,毕业后先后在中南财经大学和中华书局的财经出版社工作。1956年在“向科学进军”的口号声中,他成为人大在苏联专家帮助下试招的3名副博士研究生之一。一谈起在人大的学习生活,刘老师便神情飞扬,滔滔不绝地回忆起难忘的往事,数道起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老师和同学。同时他也不无遗憾地说:在人大学了四年,可是课本上的东西基本没学什么。1957年开始了反右,反对培养修正主义苗子,大家也就谈不上什么学习积极性了。那时,学校常组织师生劳动、下乡。当然,人大的学习生活和人大的培养在他一生中留下了重要的影响。1961年他分配到了复旦大学,而他的一些同学象邢贲思、徐崇温等都留在了人大。

  到了复旦大学后,他先是协助全增嘏教授开设当时称之为“现代资产阶级哲学批判”的课程,第二年便开始独立开课。长期以来由于受“左”的思潮干扰,使西方哲学的教研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尤其是十年“文革”,这门课完全取消了。直到粉碎“四人帮”后,这门课才得以重新恢复。1981年刘放桐在其他一些同志的帮助下,把长期积累的讲稿和研究成果编辑出版了《现代西方哲学》一书,这本书被当时教育部列为高校哲学专业统编教材。刘老师说,这本书当时出版是很不容易的,花了不少力气,但仍有不少内容陈旧了,所以1985年后又对之进行了修订,现已出版了修订本。近些年来,刘放桐除了主要从事西方哲学的教学研究外,他还参加了《自然辩证法》杂志的编辑工作,参加了作为“六·五”和“七·五”期间全国社会科学重点科研项目的《哲学大辞典》的编写工作,1984年他被特批为教授职称,现在还带了一批硕士、博士研究生。除了教研任务外,每年他有大量的时间在外参加学术讨论会,教委组织的学术评定、评奖等各类会议。真可谓重任在肩啊!

  人们说,从事西方哲学研究的人,思想一般比较解放。刘放桐诙谐地说自己是“老年人中的开放者,青年人中的保守派。”他说,近几年来哲学界思想比较活跃,是很可喜的。我们长期以来所讲授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距离当今的社会现实太远,一定要改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还其本来面目。我们要改变传统讲授的内容就是正统的马克思主义的根深蒂固的观念,去掉一切形形色色的非马克思主义的东西。譬如,我们以前讲马克思主义哲学,只讲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斗争,其实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内容应是非常广泛的,而且唯心主义中也有科学的成份。他说,马克思主义是开放的学说,它必须是容纳人类发展过程中的一切精华。马克思以后的西方哲学并不是比以前的哲学倒退了,而是进步了,我们要进行认真的研究和吸收。刘老师又强调说,我们在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过程中要防止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现在几乎还没有哪一家哲学象马克思主义哲学那样全面和完备,认真学习和掌握,对于提高我们理论思维能力是很有帮助的。他说,过去有些老先生在西方哲学或中国哲学某个领域研究很深,但难以真正有所建树,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懂马克思主义哲学。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另一方面要发展它,不可偏颇。

  我们的话题转到了如何对待当今在社会上流传的各种西方哲学思潮的问题,刘老师认为,出现各种流派思潮是改革开放的必然产物,它也有助于我们进行科学的分析和研究,帮助我们借鉴其中积极的部分。但在这个过程中要防止简单化。过去是简单地排斥、反对,现在要反对简单地引进,尤其是作些不准确的介绍。他举例说,前几年发表了很多关于萨特主义的文章,其中很少没有错误的,缺少科学的态度。

  说到作学问的态度,刘放恫说我信奉这样的格言,一是踏实,二是拼劲。他说,做学问要有全面和科学的态度,所以要求踏踏实实;同时要有毅力,他用自己的奋斗经历,说明了拼劲的重要性。1986年后,他身体很不好,并曾被怀疑为肝癌,但他在病床上咬着牙关,坚持《现代西方哲学》书稿的修订工作,硬是拼了下来。

  最后,刘老师也谈了对人大所寄予的期望。他说:人大有着很好的传统,有着雄厚的科研教学力量,这些优势要保持;同时要克服人大由于历史的原因所造成的缺陷,一定要进一步加强开放,使之保持为真正的我们国家第一流的大学。

  (1988年)

  我治学的主要思想是勤奋、踏实、勇于克服困难,目标一经确定,就要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一干到底,决不半途而废。

  ——刘放桐

  刘放桐,男,1934年生,湖南桃江人。1954年毕业于湖南大学经济系,1960年取得中国人民大学西方哲学史专业硕士研究生学位。1961年起到上海复旦大学工作,现为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现代哲学研究所所长,并兼任全国高校自学考试指导委员会哲学专业委员会委员,上海市委宣传部特约研究员。著有《现代西方哲学》、《实用主义述评》、《现代西方哲学述评》等书,其中《现代西方哲学》一书为我国本学科第一本系统教材,获国家教委优秀教材一等奖,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著作奖。此外,参加编写或主编有十余种著作,发表论文80余篇,其中《萨特及其存在主义》获《红旗》杂志优秀论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