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大学时期

首页/华北大学时期

华北大学入学记

2017-06-13

  【编者按】“每颗心的相信,每个人的际遇,每个故事的自己反复地问着自己,这些年让步的你是否会叹息,有什么是你永远不放弃?”走在校园里远远地听到有人在放歌,“有什么是你永远不放弃。”听到这一句的时候,仿佛心里有一根敏感而又脆弱的弦被人狠狠地拉扯了一下,引起了雪崩般情感的共鸣,不由地让人回想起最初报考这所学校的种种,回想起我们所认为的当时那个最平凡的自己和最卑微的梦想。 “祝贺你被我校录取到xx学院xx专业”简短的几句话,薄薄的一张纸,我们捧在手里却感受到了沉甸甸的重量,以至于我们双手都是颤抖的,因为这上头沉淀着我们的泪水和汗水,对于我们而言这是梦想也是希望。或许对于每一个人来说,这份重量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得到它相对比较轻松,但也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一路走来充满了艰辛,经历了一系列的选拔和考试,只有等到确认录取的那一刻一颗悬浮的心才总算安定了下来。但不管怎么样,每个人都为它付出了汗水,在收到它的那一刻每个人的心情都是激动的。 我们怀揣着自己大大小小的梦想报考了这所学校,一路风风雨雨走来,但是当我们真正实现 了它的时候却往往容易丢失了自己的初心。读一读《入学记》,不妨让我们经常问一问自己,当初我们为什么要来人大?好让我们重拾起自己的初心,带着梦想和勇气继续前行。最初的坚持与梦想也希望你永远不放弃。

  (1948年8月24日,华北大学在河北正定举行开学典礼)

  北平报考

  1949年初平津战役胜利结束,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我的家乡———河北省新城县离北平有100多里,地处北平、天津、保定的三角地带,已在1948年解放,我当时正在新城县师范学校读书。

  一天,我刚刚下课,见到一群同学在争看一张《人民日报》,走近一看,原来上面登载了华北大学招生的消息,我们师一班同学对考华大最感兴趣。后来通过县长秘书出具证明,由我带领同班6位同学坐马车到涿县,再从涿县火车站挤上火车到了北平永定门站。华大的报名地点在铁狮子胡同一个大四合院内,中间有座席棚,分口试处、填写登记卡片处等。最有意思而又最让人担心的是口试,应考青年排成一条很长的队,要依次回答主考人的各种提问。正在忐忑不安时,主考人叫到了我的名字。他问:“你为什么要考华大?”“为人民服务!”我坚定地回答。主考人面带微笑地向我点点头,我紧张跳动的心顿时平静下来,只觉得心窝里热乎乎的!后来又通过一次笔试,于当天返回,就等待着入学通知书了。

  当时解放战争正在迅速向前发展,每天都要列队迎送南下的解放军。我们回校上课已经一个多月了,还不见华大入学通知,心里非常焦急。经过商量,决定到北平去看榜。因为我们是瞒着学校和家里报考华大的,所以当天晚上,几个在师范住宿的同学将自己简单的行李偷偷地搬到在县城内住的同学家后院,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预先约定的马车已经停在门口等候了。我们坐上马车朝着北斗星的方向一直往前走,为了远大的未来、为了全中国的解放,我们不辞而别。

  到了北平,人力车拉着大家的行李来到铁狮子胡同,华北大学已经张榜公布了录取名单。名单很多,贴满了院内外的墙壁。我们分头去看,突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快来看,这儿有咱们的名字!”大家一拥而上,只见榜上写有张景良、张维端、张维邦、翟惠昌……哈哈,都录取了!我们很快地来到崇文门附近一个小院报到。工作人员发给我们每人一套深灰色粗布制服和帽子,再在上衣口袋上方缝上一枚布质胸章,上面印着四个大字:“华北大学”。第三天一早,我们操着不同口音的八九十人坐上一列闷罐车,到了华北大学天津分校。

 天津入学

  当时的华北大学天津分校设在天津特一中学校内,校舍是一幢四层大楼,我们从北平来的同学住一楼,编在九十九班。这一班又编成12个学习小组,每组最多12人。我们上的第一课是“华大介绍”,讲的是华北大学历史沿革。这时我们才知道北平解放前华北大学建在河北正定县城,校长是吴玉章,副校长是范文澜和成仿吾,从1948年到1949年已培训了上万名革命青年。

  我们的学习和生活始终是比较紧张的,早晨要集合出操,出完操要带着小马扎集中去听大课,经常有领导同志前来作报告。有时候听报告的人太多,坐下来太占地方,大家便索性站着听,可是精神仍很集中,回来后再进行小组讨论。我们每天吃两顿饭,平时都是小米干饭和窝窝头。开饭时,小组轮流派人到大厨房去打菜,用瓷盆打,多数是炒土豆、熬白菜。小米饭装在竹筐里,炊事员事先帮助装好统一放在广场上。

  在特一中学校址学习了约一个多月,华大天津分校奉命搬到天津市东郊的东局子。那里周围没什么居民,环境幽静、大树参天,四周还有小河流水,出入只能通过唯一的大南门。中间有个大操场是我们的课外活动场所。我们九十九班住在西侧5间红砖红瓦的平房里,先后学习了“社会发展简史”和“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有时也到天津市内听报告,每次都要带小马扎和水壶,一边走,一边唱着歌通过金汤桥和闹市区,好不威武。

 迁到正定

  不久天津分校撤销,合并到华大正定分校。正定在石家庄以北、滹沱河畔,是一座古城。华北大学正定分校就设在县城内的大佛寺里,正面南大门墙上书写着约两米见方的宋体大字“忠诚、团结、朴实、虚心”的校训。我们在正定认真学习了毛主席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友谊”,还是侵略?》《唯心历史观的破产》等6篇著作,政治思想觉悟有了很大提高,为全国人民彻底解放、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的革命人生观初步树立起来。我们新城师范来的张维邦、张维端、翟惠昌在这期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

  时光过得很快,不久学习就进入了思想总结阶段。每个同学都要把自己的思想收获写出来,由小组评议通过,再作思想鉴定。

  华北大学这个革命熔炉,为我们铸造出一颗颗为党、为人民、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的赤子之心。毕业前夕,学校负责人作动员报告,要求我们去西北做为人民服务的“骆驼”,到南方做为人民任劳任怨的“大水牛”。我们响应号召,听从党的安排,我和张维邦、张维端南下,翟惠昌到华北军区,张子宏到大西北,时得贵分配在华北局。

  (作者张景良系华北大学一部九十九班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