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联合大学时期

首页/华北联合大学时期

战火中的青春

2017-06-13

  青春啊,青春!

  我们的青春在战火里度过,

  那是艰苦的青春,战斗的青春,

  也是美丽的青春,难忘的青春……

  我和同学们的青春年代,是在华北联合大学中学部和边区中学度过的,那时正是敌后抗日最艰苦的岁月。虽然光阴已迅速地逝去,但是当年战斗、学习的情景却一幕幕展现在眼前,每想起那些难忘的日子,总是心潮澎湃、感慨万千,成为激励我们前进的力量。

  华北联合大学教育学院中学部是1944年由晋察冀边区四个中学合并而成的。

  学员大部分来自抗日根据地,少数来自游击区和敌占区。其中,还有不少是从根据地各个工作岗位上选调来的优秀基层干部。教师质量也较高,大都来自延安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和华北联大等校,他们都是满怀革命热情的知识分子,如当时讲授社会科学课程的宋涛老师、讲授语文的郭汉城老师等。

  学校虽然以文化教育为主,但也注重政治教育,注重让学员在抗日实践中增长才干。除上文化课以外,还有“中国问题”“社会科学”“中国近代史”等课程。学校领导经常请校外有关人员作当前抗战形势与任务的报告。特别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校风,为培养我们青年高尚的思想品德打下了基础。那时党对学校的领导是坚强的,强调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党在群众中的威信很高,党组织发展较快。

  为了适应敌后的战争环境,学校强调生活战斗化,经常在深更半夜紧急集合,搞演习。我们女生班动作比较慢,但又不甘心落后。有一次,我们察觉到又要搞演习了,我们晚上不脱衣、不盖被,预先把背包悄悄地打好,一听到紧急集合的哨音,就背起背包往外跑。我们班第一个到达集合地点。我们很得意,以为这次讲评,我们班一定要受到表扬。结果领导了解实情后,我们反而挨了一顿批评,班长作了检讨。

  学校重视通过社会实践来提高学生的政治觉悟和工作能力。我们不仅是学生队,而且也是宣传队、工作队。无论是打游击,或是校址迁移,所到之处,一住下,首先搞社会调查,访贫问苦,宣传党的政策;同时,组织医疗小组,为缺医少药的贫苦农民服务。那时,边区患疟疾比较普遍,校医教我们用针灸来治疗,效果很好。我们还经常配合边区建设的中心任务搞宣传,如演出《兄妹开荒》《夫妻识字》等剧,很受群众欢迎。

  师生团结度困难,生活虽苦心里甜。在严酷的战争年代,学校没有固定的校舍和校园。无论驻在哪里,上课无教室,夏天在树荫下,冬天在向阳的避风墙脚下,背包当凳子,膝盖当桌子。数九寒天,哈开冻笔,用冻得麻木的手记笔记,即使找到间大房子,因为没有取暖设备,也是冷得厉害,老师冻得发抖,一只手插进裤兜里,一只手拿着书讲课,两只手不停地倒换着。人们常用“小米加步枪”来形容战争年代的生活及装备。事实上,我们学校连小米也经常吃不到,多半吃玉米面糊糊或玉米饼子,有时吃黑豆及带壳的高粱面粥;经常吃不到菜,为了下饭,冬天,我们自备一小袋盐和辣椒面,夏天,我们挖野菜。由于长时间吃不到蔬菜,同学们患夜盲症的很多。吃的粮、用的柴,经常是同学们到几十里以外去背。生活虽然这样艰苦,但大家都充满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同学之间、师生之间亲密团结、互助友爱。师爱生,生尊师,形成一个革命的大家庭。下课后,老师顾不得休息,被同学围着解答问题。晚上上自习,每个班七八个人围在一盏棉籽油灯下做功课,老师静悄悄地坐在我们一旁等待解答问题。师生真正是生活、劳动在一起,学习、战斗在一起。

  “在困难的环境下,互助友爱更伟大……”这支响亮的歌曲,我们天天唱,同时,也是天天这样做的。尤其是男同学对女同学倍加关心,在平时生产劳动中,他们抢重活干;在行军中,他们抢着给女同学背背包;在紧急情况下,他们把自己安危置之度外,而首先考虑的是女同学。当然,女同学也是关心男同学的,除了给他们缝缝补补外,还在劳动上、学习上同他们互相鼓励,开展革命竞赛,在大生产运动中,有许多女同学被评为劳动模范。

  学校有学生会,这是学生自己的组织,是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大家可以竞选。学生会有总会、分会,设主任和委员,工作非常活跃,不仅推动了学习,更主要的是锻炼了同学们的才干。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这些在战火中度过了青春的同学们虽然分散在全国各地,工作在不同的岗位上,但深厚的革命情谊仍然把我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怀念在战争中牺牲的教师和同学,想念一同努力的老同学、老战友。当年的教师们,看到自己桃李满天下,该是多么的高兴啊!他们殷切地期待着老同学们焕发出当年的青春活力,拿出战争年代那股劲,发扬光荣传统,作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刘志系华北联合大学教育学院中学部学员)